欲望小说网 > 吾乃天命之子 > 第九百二十八章 城口入重围

第九百二十八章 城口入重围

欲望小说网 www.yuxs.net,最快更新吾乃天命之子 !

    “五弟……”林中传来的狂戾杀气,疯狂躁动的奔涌来袭,眼看着藏匿于林中的兽人大军朝他们滚滚袭来,郭星却淡定的看了一眼不知所措的夏言风。

    夏言风的手中捏了把冷汗,他不确定是否要战斗:“大哥……我们怎么办?要大开杀戒吗?”。

    “不用。”郭星淡然回应,“那个人也该现身了,趁现在,你赶紧离开这里。要暴露,也就先暴露我一个人,你现在走还来得及。”

    “开什么玩笑!大哥认为五弟是贪生怕死的人吗?”。夏言风虽迷惘,却倔强得很,“黑暗的浪潮,既然来袭,就没有理由避过,逃避战斗的懦夫,我不想当。我们是兄弟,我愿与大哥同舟共济,一块儿直面黑暗,这不需要理由。”

    “苏特伦有危险。”夏言风正色,“大哥……我都明白的……只是抛弃大哥逃命,五弟做不到。”

    夏言风说自己做不到,那肯定做不到。一再编造自欺欺人的阴谋论,将自己的内心蒙蔽,时刻提醒自己抛弃对兄弟的信任,不承认身边的人是朋友,仿佛全世界都是敌人。可他真的希望这样吗?对抗全世界,太累,太不值……

    “这里就放心的交给我吧,你以为郭某人是何许人也?”一抹逞强的微笑,郭星表现出和夏言风一样的倔强,“难道你以为,我堂堂郭大法师,连这些杂兵也摆不平吗?”。

    “那我也没问题啊!留下来,又不等于送死。”夏言风看着郭星,带着别样的意味,心头涌上一阵酸楚,就像舍不得亲人一样的情愫仿若生成,在这样的氛围下,莫名感到煽情,“大哥……我……我也不想逞能,但是……其实我……”

    夏言风从强势到支吾难言,言辞间若带深情,他终得启齿,虽不能承认,也极力掩饰,但面颊上产生的红晕依旧暴露了他内心的真实:“我……我只要一想到,我跟郭星大哥站在一起,我就莫名的感动安心……因为是郭星大哥,所以我什么都能放心,因为大哥,是不会背弃五弟的……所以,请让我跟你……在一起……”

    被夏言风这么一说,郭星着实愣了一阵,方才回神:“这……五弟,你也要,相信你自己啊……”

    时间并非静止,大军越逼越近,海潮般涌袭而至的敌军,明晃晃的刀枪剑戟,凶神恶煞的面相与獠牙,在夜色中与杀气交融,显得越加狰狞。无退,欲进,仿若世界与时间同时在倒退,恐惧的情愫已然是次要的。只要能一起面对,就没有什么能吓倒夏言风,纵使魔王圣贤也无惧之。因为郭星,是一位能守护自己兄弟的,称职的兄长。

    “大哥,你觉得……只有我的话,能做什么?当逃兵,还是……”夏言风咽了咽唾沫,丝毫不掩饰内心的不安。

    郭星却很郑重:“我可没打算让你当逃兵啊!现在苏会长的处境极度凶险,所以,这里交给我!你要做的,是火速冲进城去,把苏会长救出来!明白吗?”。

    “我一个人……冲进城去?然后你一个人,挡住千军万马?”夏言风还在犯愣。

    “没时间了!只要趁敌不备,小心潜入,就不会有危险!他们的目标都在苏会长和我身上,不会刻意盯上你的。”郭星道,“快点吧!若想逆转危局,便不能再犹豫了!”

    郭星的急切,夏言风都看在眼里。他不再迟疑,也不愿再多说什么。细想下来,他孤身犯险又图个什么?他在意苏特伦,还是在意郭星?这些,都无心再去思考。紧紧的攥住拳头,夏言风咬咬牙,向着侧方向发足疾奔,不再回头。

    接下来会发生什么,郭星比谁都清楚。用帷幕藏匿起大军的气息,那个人,很快就会现身。要是把夏言风牵连进去,虽然应对得可以更加从容,但以那个人的水平,在苏特伦被杀死之前牵制住他们却不是什么大问题。当下最明智的选择,就算分散人员,搏出那一线生机。

    孤身一人直面林中潮水奔涌般的兽人大军,郭星视之坦然。而一路绕前行的夏言风,避过了大军的正面视野,但敌人远不止前方的那些。往城门方向而去,那里早就被围得如铁桶一般,要进城谈何容易?而被围在垓心的苏洪仓,此刻的境遇也是岌岌可危。

    率先冒出的军队,不仅堵住了城门口,而且将苏洪仓的千余人马包了饺子馅。贾羽新的法力并非无穷,因此藏匿大军气息的帷幕也有时限。起初平静得一片死寂,而突然间,帷幕过了时限,所有的杀气都在一瞬间回归,因而莫名的膨胀感仿若无数炸弹在空气中爆破起来。蓦然感觉宁静的世界崩塌,陷入了充斥满杀意和戾气的环境,换了谁都是猝不及防。

    “正面突破吗?只有这样了……”遥遥望见那包围住仅有的公会军的战阵,此起彼伏的厮杀声瞬入耳鼓,夏言风的内心也只是犹豫了小半下。当下水泄不通的城门口,想用别的办法进去已经不太现实了。夏言风定了定神,感应着身体里激荡滚涌的雷元素,他默默做出了决断。

    选择强行突破的夏言风,直接加速往包围圈冲去。扑面而来的煞气,他选择无视。包围圈外围的兽人军团,似乎发现了夏言风的存在,在五百米开外嗅到人类气息的兽人部队,凶煞恶毒的目光纷纷落在了他的身上。这些狂暴的兽人,带着强烈无比的战意,以仿佛要将一切人类都吞吃的噬血气场,朝着夏言风逼近。

    往夏言风这边过来的兽人军士大约有百十来人,他们手握刀枪,亮着獠牙,形如恶煞,奔跑着前来攻击夏言风。被围在中心的苏洪仓还在死命硬撑,不肯轻言放弃,而夏言风在混乱的人流里自然找不到苏洪仓的身影,但夏言风至少能确定那阵中心的喊杀声是人类发出的。

    只有还要公会军在,夏言风就该尝试营救。苏洪仓浑身浴血,身上多处带伤,战甲也多出裂损,但他仍挥舞着战刀狠命砍杀着敌军,并发出勇者的呐喊,用最强音朝夜空嘶吼。

    “稳住!给我稳住!既然无路可退,就给我杀出一条血路来!”苏洪仓跃马横刀,努力厮杀,砍翻了一片又一片的兽人,沿途的碎尸块连带着血浆一并飞溅而出,污却了他的盔甲和战马。

    奋力向前的并不只有苏洪仓一人,如今自知中了奸计,苏特伦定然也处在极度危险的环境中,这些兽人部队的目的是要阻拦他们进城救援,苏洪仓若不能突出重围,进城救护,则苏特伦凶多吉少。因而,有这样的想法支撑起的信念,才能令他所向无前的在敌阵中冲突。

    将士们追随苏洪仓奋力拼杀,以证明公会军绝无贪生怕死之辈。然而敌众我寡,兽人军团又是毫无征兆的出现在他们四周,早已埋伏好的敌军占据了地利,加之突袭的成分,又是狂暴状态的兽人,自然势不可挡,战意及战力的双重差距,导致公会军无法仅凭信念就能以一当百。在兽人连环不绝,从四面八方如潮水般涌来的狂暴攻势下,人类的喊杀声越来越小,倒下的公会军越来越多,转眼间,三千人已经伤亡过半。

    “鼠辈们竟敢如此算计……”咬牙切齿的苏洪仓又是一刀斩下,连头带肩将一名兽人士兵劈成两半。体力急速消耗,他望着仅有百米之遥的城门,这百米的距离却宛在天边,遥不可及。拦挡住他们的兽人部队多如牛毛,而且兽人也不是吃素的,苏洪仓每杀死几个兽人士兵,他的身上就会多添一道新伤,而他的体力也会耗掉大量。

    夏言风回想郭星的嘱托,眼望前方的兽人部队,坚定的眼神中闪过一丝凌厉的寒芒。他的手中已经电闪雷鸣,几缕青蓝色的雷电逐渐汇聚成形。

    炸雷声起,敌军不惊。夏言风用藐视蝼蚁般的神情注视着兽人们,杀气自灵魂深处蔓延而起,极力将之扩散而出,直遍整片战场。

    “如果这就是宿命,我的雷电,早就渴望圆满的杀戮了。”他笑了,笑得冷酷,笑得不屑,仿佛眼前的战场只是一桌等待料理的盛宴,或是一副等待他信手泼墨的静止画。雷鸣声好似迫不及待的想要似龙潜出,没有什么比战斗更过瘾的事了。

    夏言风可不会管自己是多么出众的雷系魔法师,在他自己看来,他早就不是单纯的“魔法师”了。与其说他在用雷元素战斗,倒不如说他更喜欢“科学化”的放电。他已经完全将雷元素融入自身,他根本不需要像别的魔法师一样依靠咏唱咒文才能招来天雷,他只需要凭精神力就能将雷电召之即来。他全身都是电,想放就放,只要他还有思考的能力……

    “雷劫……起……”下意识的念出了声,夏言风的手中呈现出的,是一道长达将近百米的雷电光鞭。这道光鞭蜿蜒曲折,宛如一条青色蛟龙,闪动着雷霆的光亮,发着“哔哩哔哩”的响声。夏言风握着光鞭,他的眼神已变得比兽人更加凶恶!

    “那是……”霎时间,苏洪仓眼前一亮。他抬起头,直视城门的反方向。就在重围之外,有一处魔法师的气息格外逼人,令他全身一激灵。只见那里雷芒四起,远远看去,一条青色电芒组成的游龙带着震撼人心的力量突然出现,宛如救世主一般,给了他杀出重围的希望。

    从兽人军团大阵外部的混乱状况来看,那条电龙绝不是兽人一族的产物。而且,他也捕捉到了沧海一粟般的人类气息,尽管隔了大段的距离,苏洪仓也能感受到,那是友军的气息!

    “天无绝人之路……弟兄们!那一定是郭军师的救兵到了!我们有救了!”苏洪仓欣喜若狂的大喊起来,不管是不是,为了鼓舞军心,他果断喊出了这番振奋人心之言。

    听到这番话,将士们愈发奋勇的厮杀,一时间,被公会军砍翻的兽人反而开始增多。苏洪仓知道郭星料事如神,必会留着一手,这次无论是谁来救援,那一定是郭军师的安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