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望小说网 > 重生之幸福在九五 > 100.最后一个番外

100.最后一个番外

欲望小说网 www.yuxs.net,最快更新重生之幸福在九五 !

    番外六 杜香

    1997年春寒城

    杜香收拾了桌上处理好的文件,拿着包准备下班,她今天下午请了半天假,要跟于磊去照婚纱照去。

    “杜姐,吃饭去呀!咦,你怎么还拿着包,下班了?”旁边一个新来的文员小姑娘奇怪的问道。

    “嗯,是啊!我下午有事儿。”杜香笑道,她跟于磊的事其实店里大部分人都知道,两人谈恋爱时间也不短了,又都在一个城市,于磊一有空就来接她,大家看到过也不止一回,都说杜香交好运,找了个这么有钱有貌的对象。在店里时间长的都知道于磊是老板的朋友,家里是京城的,条件很好,有的冒酸气的就会说,真是走了狗屎运,一个农村来的丫头,居然攀上高枝了。

    不过大家在一起时间长了,都知道杜香不是那种人,而且两人所以这种说法一般没啥人认同,也就那些爱犯红眼病的说点酸话,见没人附和也就不说了。

    所以也就是这新来的小姑娘不了解情况,这时李霞接话道,“你杜姐可是佳人有约!”

    李霞也是店里的老人了,虽然能力一般,但是好在做事认真,品性好,所以也已经被提升为领班了,其实店里最早的一批老员工现在大部分都有所提升或是管理其他的分店之类的。

    “真的啊!杜姐你有对象啦!”小文员呆呆的表情,她一直觉得杜香应该跟她差不多大,至于叫她姐,那是因为对方是她的上司,是这里的经理,大家都这么叫,她也跟着这么叫了。

    杜香刚开始升为领班的时候还觉得自己不能胜任,也不想做管人的差事,毕竟人是最难管的,还容易得罪人。不过既然做了,就要做好,她本身性格也不是那种软弱可欺的人,慢慢的做的也就越来越好。后来店子越好展越好她也升的越来越快,现在已经管理着市区内十几家店的经理了。杜香有时想想都觉得不可思议,自己居然还有这样的本事,只是有时很忙就是了。

    杜香听了文员小姑娘的话,脸不自觉的红了。

    李霞调侃道,“那可不,你杜姐这对象可多谈了快两年了,对方估计鞋子都破好几双了!”

    小文员不明所以,满脸问号,“鞋子破?为谁什么鞋子会破?”

    李霞噗嗤一乐,“难追呀!”

    杜香听不下去了,佯装不满道,“好啦好啦!你们赶紧吃饭去吧!对了,我桌上的文件都处理好了,再有事的话就放我桌上,我明天回来处理。”

    “好的,知道了,赶紧找你的大帅哥去吧!”李霞对着杜香挤眉弄眼的,好不有趣。

    杜香实在拿她没办法,拎着包就‘落荒而逃’了。

    李霞几人在后面看的直乐。

    “杜经理对象是个大帅哥吗?”刚才的小文员掩不住好奇心,八卦道。

    “你小姑娘好奇心还挺重,”李霞白了她一眼,但是这也不是什么不能说的秘密,也不禁卖弄起来,“我告诉你,杜香对象不止是个大帅哥,还是个有里儿有面儿的青年才俊,人家不靠家里,自己办了个大公司,如今在我们寒城可是大大的有名的。”

    “真的啊!什么公司,做什么这么有名?”

    “快递物流公司,就是那个什么通的,就在嘴边来着,怎么就想不起来了。”李霞拍拍自己的头,“总是就是很厉害,比我们家老李可强多了。”

    年前李霞也结婚了,男方是她小学同学,以前不常来往,后来家里给她安排相亲,结果就相到了这位老同学那,两人一见就开始哈哈大笑,这可太巧了。于是,两个很快就相谈甚欢,没多久就订婚结婚一气呵成了。

    “得了吧你,老李天天这工资全交,家务全做,你就知足吧!”了解情况的解玉芹插话道。

    李霞不禁一丝甜蜜萦上心头,她也知道这样的老实的居家才是自己最好的选择。

    “玉芹,你也不差啊!老朱天天车接车送的,都二十四孝啦!”李霞不甘示弱。

    解玉芹脸皮向来薄,嘴皮子可没李霞溜,要不然也不会混了这两年也没混成个小领导当当,至今还是个服务员,在服务员里算是老资格了,但是在一众老员工里算最不长进的一个了,不过人各有志,她对工作不上进,把大部分心思都放在了家庭上也有关系。

    *

    杜香乘车到了于磊所在的快递公司,本来于磊说休息一天,安安静静的照个婚纱照,不用那么赶,到时再拍到晚上,可是他临时有事要回公司,杜香那边也放心不下店里工作,还是去了半天,于是二人只得中午再一起去。

    公司里现在很忙,打包的打包,打单的打单,装车的装车,每一个人都很忙,平时总是战斗在第一线的于磊,这次却没有出去在现场,一问才知道原来于磊在二楼办公室。

    杜香上楼去找他,在他办公室就看到了一个让她不想看见的人,她大哥,杜诚。

    两人正在说着什么,然后就看到于磊拿了张纸给他,杜香一下子觉得自己气血逆流,情绪近乎失控,她大踏步的走了进去,语气激动的对着杜诚道,“你来干什么?”

    杜诚看到自己妹妹心下一慌,眼神躲闪,“我来看看。”然后就迅速接了那纸条,拔腿就往外跑。

    杜香一个没拦住,眼睁睁看他跑了出去,她还想追出去,就被于磊拦住了。

    “你给我站住!”她被于磊拉着,急道,“你放开我。”

    “你听我说,听我说...”于磊抱着她,安抚道。

    “你给他钱啦?”杜香语气激烈,像在控诉,“你为什么要给他钱,为什么要给那种人钱,为什么?”

    “我没给他钱。”于磊缓道。

    *

    二人坐上车,于磊边开着车边跟坐在副驾驶神情有些木然的杜香说道,“其实我只是给他一份工作,他毕竟是你哥哥,血缘关系是没办法改变的,你不想与他来往就不来往,但是他如果连一个经济来源都没有,还是会来烦你,会来找你,你如果对他太绝,也难免他狗急跳墙。”

    杜香侧头看他,神情有些松动。

    “我让他去一个朋友那里工作,也跟那个朋友说过公事公办,他不好好干就会丢饭碗,到时再不管他咱们也说的过去,他也无话可说不是,再说他现在都什么情况了,他也不会轻易再让自己丢工作的。”于磊头头是道的说着,“而且这样也能牵制他不敢再做出出格的事。”

    杜香点点头。

    *

    春去秋来,寒来暑往,一眨眼杜香儿子都六岁了。

    这天一群人捡了个好天气,来郊外烧烤吃。众人在绿油油的草地上铺了一块厚厚的大大的格子布,女人们坐在上面聊天,男人们在旁边的烤炉边,边烤肉边聊天,孩子们则在一边玩耍。

    “香香,你说你儿子怎么养的呀!这次又考了双百,我儿子都快得鸭蛋了。”钱芳对着自己只长肉不长脑子的儿子实在是没辙了。

    “我也不知道啊!平时都是我婆婆和于磊在管孩子,可能是我婆婆经常给他补补课,毕竟她现在退休也没什么事。”于母年前退了休,天天带着童路路可给杜香和于磊省了不少心,让两人都能安心工作。

    “你可就好了,我没婆婆也没人给看孩子,童城只有一个奶奶还早几年就没了,我家里离的又远,我妈又得照顾家根本离不开,我天天这又得上班,又得看着我儿子,还得给他补习功课,都快累死了。”钱芳抱怨道。

    “嗯,我也觉得我挺幸福的,之前都不敢相信于磊他妈居然是那么好说话的一个人,她经常还说谢谢我。”杜香笑眯眯的道。

    “谢你?谢你跟她抢儿子啊!”钱芳纳罕,她虽然没婆婆,但是也挺庆幸的,这个世界上婆媳之间的矛盾永远是不可调和的,能和平共处的都是奇迹,更何况居然还有杜香这种的。

    “什么呀!我婆婆常说,要是没我,她家儿子估计还是个臭狗食,每天就是招猫逗狗的不干正事呢!”杜香不禁回头看了自己老公一眼,换来于磊一个飞眼儿,她又不好意思的回过头来。

    钱芳看的直撇嘴,“行啦行啦!在外面注意点啊!咱这还有这么多孩子呢!秀玲姐,你说是不。”

    “啊!你们两个说什么呢?”叶秀玲坐在旁边正在规划以后公司的走向问题,一下子被打断,不知从何说起。

    “你不会在想公司的事情吧!拜托,出来玩就好好玩吧!”钱芳一看她那个样子就知道她又在想公司的事情,一起工作了这么多年,她太了解对方工作狂的属性了。

    叶秀玲没理她,找了个话题,“杜香,你家里人最近没有再找你麻烦吧?”

    杜香一提起这个又有点惆怅,不过仿佛松了口气般,“最近都没有了。”

    杜香出生在一个重男轻女的家庭,她只比自己哥哥小两岁,却六岁就开始干活,小学都没上完就辍了学,从小就在父母的偏心中长大,事实证明越不被重视的孩子越有出息,越疼的孩子反而越令人失望。

    他大哥哥被宠的只懂的吃喝玩乐,工作不好好干,家里油瓶倒了都不带扶的,最后却染上了赌瘾,她在外面打工赚的钱都贴补了家里还不够,那年她回去居然还算是计她让她嫁给镇上富户的独眼儿子,那人因为眼睛有疾,心里有些变态,已经打跑了两个老婆了,杜香不想做第三天,可是杜家父母为子给儿子还赌债,还是将她“卖”给了对方,她孤身一人,反抗不过,就在她以为这一生要断送在这里的时候,于磊就出现了,他救了她,还出钱给他哥哥还了债,条件就是让她跟他走,以后与她父母家人再不相干。

    她当时对于磊的印象只是停留在一个纨绔子弟的形象中,所以对于他的行为,既让她迷茫,又让她恐惧。

    直到......

    “那就好,你可不能心软啊!你哥哥坑你还不够惨啊!”钱芳可是听说过杜家父母为了儿子差点把女儿卖了,后来又新眼见证他们来逼杜香给钱要把已经成了抢劫犯的儿子从牢里面捞出来,她们不懂法律,以为花钱就可以,杜香不给,还要拿不孝这样的大帽子来压她,钱芳想想出身条件也不好,但是她家虽然穷,但是还是挺温暖的。

    “我不会心软的。”杜香坚定的说,她经历的多了,心都麻木了。

    “那就好。”

    “行了,现在好就行,只要你不心软,于磊能解决这个事,他认识你之前可不是啥好惹的主儿。”叶秀玲对于前世丈夫这个好友还是有点了解的,“不过他认识你之后,变了很多,不得不说,你改变了他很多。”

    “妈妈妈妈,烤鸡翅膀...吃.”这时钱芳的儿子童路路小盆友跑了过来,献宝似举着一串烤鸡翅膀递到时钱芳跟前。

    钱芳笑着一把搂过儿子亲了一口,“还是我儿子最乖了,还知道给妈妈送好吃的。”

    童路路被表扬的咯咯直笑,手舞足蹈的又跑去跟小伙伴们玩了。

    “今天天气真好,看来明天应该也不会差的。”叶秀玲看着碧蓝的天洁白的云,叹道。

    “可不,天气预报说了,明天风和日丽,是个好天气。”

    “那要不咱们明天还来,哈哈,孩子们一定高兴。”

    “天再好也不能天天来,工作不做啦!不多赚钱哪有钱养孩子。”

    “工作狂...”

    几人说说笑笑,空气中飘着肉香,几家人汇聚在一起,吃着,笑着,闹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