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望小说网 > 穿越后,我在前排看真千金打脸 > 第六十四章 坐等看戏

第六十四章 坐等看戏

作者:一份麻辣不要烫返回目录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欲望小说网 www.yuxs.net,最快更新穿越后,我在前排看真千金打脸 !

    乐爸爸对这个弟弟还是很亲热的,所以听说这件事情之后,也送了一笔钱来支持乐二叔,他半是欣慰半是期盼的叹息一声。

    “我希望他这次能真正振作起来,做一些切实可行的事情,而不是像以前那样玩过家家,遇到事情就退缩。”

    可是乐婉听到这个消息,第一反应却是二叔一家子忍无可忍,想要提前挑起事端,毕竟以乐二叔的性格,若是真有这样的领悟,也不会今天才恍然大悟。

    回想那天乐梓颜和乐梓安握手言和的场面,是决定先对付外人吗?

    先联手拖垮大房,再内部斗争?

    按照原本的剧情,二房几年后就会对大房动手,现在大概是因为她,惹得乐梓颜和乐梓安都心生挑衅,才怂恿二叔二婶提前动手。

    看到父亲还在幻想着乐二叔终于成长了,乐婉差点想冲上去把他摇醒,可是乐二叔他们还没动手,她要是说出来,只会显得自己在恶意揣测。

    “二叔有说要开什么公司吗?”乐婉想了想问道。

    “我听他提过这件事。他说现在是互联网时代。这就是我想要为此努力的原因,”乐爸爸说。

    乐婉笑道:“二叔,他该不会是想开个游戏公司吧?”

    “你怎么知道的?”乐爸爸好奇,“我听他说过,他确实有这个想法。”

    乐婉笑道:“这只是猜测,毕竟互联网内容主要集中在那些领域,还有购物和视频平台,其他平台的大公司已经占领了市场,二叔再想挤进去也只能是炮灰,最普通还能赚钱的就是游戏了。”

    乐爸爸是在现实中创业的,对网络这方面也懂一点,但也不多。听了乐婉的话,他点了点头。

    “看来你二叔想得很周全,不是一拍脑袋就能做出决定的。”

    游戏市场确实还没饱和,不过乐婉之所以会有这样的猜测,最大的原因还是她不认为乐二叔会真的以事业为重,大概只会认真地惹事,而乐梓颜和乐梓安,就是背地里惹事的人。

    所以站在真假千金的角度看,两个小姑娘平日里的眼界和心思都很有限,乐婉想了想,最后断定,这是翟景恺惹的祸。

    乐梓颜毕竟是重生的,她比谁都清楚,这款游戏的潜力有多么惊人。

    在上次和扶绥的短暂交谈中,他似乎认为游戏版权现在就在她手里了,所以乐梓颜此时或许也会这么想。

    按照他们的想法,乐家是做生意的,乐婉就算拿到了游戏版权,她还要考大学,还要继续读书,短时间内不可能把游戏推向市场,所以现在乐二叔要是想开游戏公司,他们就有理由利用乐老爷子来给乐婉施压,让她把游戏推出来。

    按照这个逻辑,乐婉看了一眼周围,果然猜对了大部分,只能说这对真假姐妹花想象力还挺丰富的,可惜,她们从一开始就制定了错误的计划。

    乐婉没有告诉父亲实情,也懒得揭穿二房的阴谋诡计,她现在正准备着高考的最后冲刺,估计他们不敢在这个时候来打扰她,不然乐爸爸和乐妈妈肯定会第一个跳出来将他们撵回去。

    至于高考之后的事情,昨天她听翟景恺说,游戏已经开始内测了,如果这次内测不出问题的话,大宏集团会投入一大笔钱来做广告。

    到时候,她就只要等着看一场好戏就行了。

    但她还是在辅导课的时候跟翟景恺说了这件事。

    “虽然我觉得他们不会惹麻烦,但他们也在做游戏。扶绥也许已经提前知道了,所以我觉得我们应该提高警惕。”

    翟景恺听了这话之后,注意力就转移到了别的事情上。

    “上次你提醒了我之后,我回头想了很久,还是没想明白自己到底是在哪里泄露了游戏。”

    如果扶绥和乐梓颜只是偶然听到或者无意中看到的话,他们也不会对这个游戏如此痴迷,不过在翟景恺的记忆中,他从来没有把这个游戏给任何人看过,当然这不包括乐婉,乐婉也不会透露给任何人。

    这是翟景恺无法理解的。

    乐婉看着翟景恺纠结的表情,很想告诉他,

    年轻人,别再想了,你不会明白的。毕竟,大多数人都不会想到重生。

    可惜,她不能坦白,至少现在不能,毕竟她没法解释,自己是怎么知道乐梓颜重生的事情的。

    好在翟景恺并不是一个特别纠结的人,想不通的事情,他都会先放一边,听了乐婉的提醒,他才想起,上次比赛的时候,扶家可是贿赂了大宏集团主场馆的主考官,篡改了成绩,也就是说,大宏集团里面有内奸。

    翟景恺想了想,联系上了任容,把扶绥想抢游戏的事情说了出来,并隐晦的提到了扶家在大宏集团有内应。

    可没想到,任容听完这个故事之后,却似乎并不在意。

    “如果他们真的提前泄露了游戏内容或者做了其他什么事情,我们当然可以用法律武器去追究。同样,我们也可以利用这些事情作为宣传手段,炒作游戏的发布。”

    至于扶家安插在大宏的探子,比赛结束后,他就已经把他们打发到很远的地方了。

    挂了电话之后,翟景恺看向乐婉。

    “这下你总算可以安心了,对吧?”

    只能说,大宏集团能够发展壮大,任容的本事也确实很大。

    “哼,就跟蟑螂一样,时不时就出来恶心人,好烦人。”

    乐婉吐了吐舌头,嚣张道,“我又在担心谁呢,有些人终究是不值得的。”

    翟景恺看着她调皮的样子,手也痒痒的,想捏捏她红红的小脸,挠挠她可爱的小鼻子。

    他忍不住伸出了手,在乐婉惊讶的目光下,突然反手揉了揉她的头。

    “别摸我的头!”

    头发被揉得像鸟巢一样的乐婉捂头躲闪,大声抗议。

    翟景恺拿出两份试卷,放在桌子上。

    “为了感谢你的关心,我决定多给你几套试卷做。”

    “你这不是报答我的恩情,你这是忘恩负义!”

    乐婉趴在桌子上厚颜无耻的说道。

    “既然你要这么想,那我也没办法了。”翟景恺眼睛亮亮的笑道。

    他试图把试卷拿回去。

    “那我为什么不把它收回去呢?”

    “不用。”乐婉扑上前,将试卷按在她身下,“既然你给了我,那都是我的了!”

    她抬头看着翟景恺,开心的说道。

    毕竟,这是学神出的最后一道题目,全世界仅有一道,乐婉又怎忍心拒绝?

    “好好好,我都给你。”翟景恺无奈的摇头。

    然后,他又从书包里拿出一沓试卷,拿起笔,开始做起来。

    乐婉好奇地看着他。

    “你干嘛也做真题?”而且是外校的真卷。

    翟景恺的目光快速扫过题目,毫不犹豫的写下了答案。

    “我想巩固我的知识。”

    虽然在校长面前立过军功誓言,要当全市第一,但是翟景恺的野心却没有那么大,他更想做的是当全省状元。

    乐婉还是一头雾水。

    “你才高二,有必要这么早就巩固知识吗?”

    而且以翟景恺的学业水平,应该也不需要巩固学习。

    翟景恺写字的手顿了一下,笔尖在纸上划出一个小墨点,他皱了皱眉,将笔尖移到下一页,继续写。

    “我今年想高考。”他轻声说。

    “什么?”乐婉没听清楚,又问了一遍。

    刚做完一道题,翟景恺就放下手中的笔,认真的看着乐婉,又问了一遍:

    “我今年要参加高考。”

    乐婉终于听清楚了,顿时愣住了,她看向翟景恺,确定他不是在开玩笑之后,脸上绽放出了灿烂的笑容。